主页 > 香港彩民社区心水论246 >
吉林灭门案凶手竟是家中第三子(组图)
发布日期:2021-11-09 05:19   来源:未知   阅读:

  案发后,专案组现场勘察走访时,发现一部关机的手机。经董家亲友确认,此手机是被害人董长青的三儿子董刚的。

  当晚,合隆镇派出所所长刘长青、朱园子村治保主任蔡亚洲等5人在村民赵立臣家蹲守。25日零时10分许,有人听到门外有响动,没等大家出去查看,董刚推门而入。看到一屋子陌生人,董刚不但没惊讶,反而开口便问:“我二哥摩托车在外面,他哪去了?”。

  刘长青对蔡亚洲使了个眼色后,边打电话边往外走。蔡亚洲马上笑脸迎上去和董刚攀谈起来,询问他最近有没有打台球,家里的拖拉机能否帮他拉点水。蔡亚洲将话题扯远,刘长青在门口立即调集所里干警支援。

  5分钟后,董刚称有事起身想走,蔡亚洲一把将他拉住,回身抱到炕上,半开玩笑地说:“别走啊,还没跟你说够呢。”无论董刚怎么挣扎,蔡亚洲就是不撒手。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增援的干警及时赶到,进屋将董刚抓获。

  25日10时许,办案民警带着董刚指认犯罪现场后,最后一次锁上了董长青的家门,撤离了现场。围观村民也随之散去,喧闹了一夜的合隆镇彭家堡屯似乎平静了下来。但是在平静的背后,所有村民的眼光始终没有离开董家的这四间瓦房和房门前的斑斑血迹,突然消失的6条人命和突然变脸的董刚成了大家共同的话题。

  在董长青的老邻居赵立臣看来,这场血案从发生到董刚落网,全都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说:“这个老董家一直就是踏实过日子的人家,屯里谁都知道,老实巴交的,就知道闷头干活,也不跟旁人闲扯淡。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他们家一直都挺和睦的。这个刚子(董刚)也能干一手好活,但是不知道为啥,就是不太爱给家里干活,平时就自己在屯里溜达,他家人也不强求他,有点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但是他们究竟有啥矛盾,外人谁也不知道。”在赵立臣眼中,董刚一直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他一直都是个挺开朗的人,见谁都乐呵呵的,和屯里大伙处得都不错。不偷不抢的,也没听说和谁发生矛盾啥的。他唯一一次和人打架就是和他大哥(董权),不过都是三四年前的事了,当时也不知因为啥,就给他哥脸上砍了大口子,后来他家也没报案。这都过去好几年了,我们这些外人谁也不知道为啥。”

  虽然有过砍伤亲哥的历史,但是赵立臣还是不敢相信董刚能够对6个亲人痛下杀手:“其实真要凭良心讲,刚子还真是个不错的孩子,从没听说他干过啥犯法的事,就是贪玩点,这在农村也不是啥大毛病。他前天还在我家下了一下午的象棋,临走的时候还说吃完饭再过来,一点也看不出来有啥不对劲的地方。”

  今年29岁的董刚是被害人董长青的三儿子。据董刚交代,10年前他初中毕业后,既不下田种地,也不外出打工挣钱,整日游手好闲,没有钱就向父母要,有了钱就四处赌博、玩台球,挥霍一空。所以,他都快30岁了也没娶到媳妇。父母整日骂董刚无能、废物,并多次撵他离开家里。董刚与父母整日在吵骂声中度日,心生怨恨,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导火索。

  “他们一家人都很好,也愿意帮助别人,没想到毁在自己儿子手里了!”与董家仅一墙之隔的邴先生说,“董家一家人都挺能干,家里什么都不缺,平时忙着自家的生意,与邻居来往不多。大家没事很少去董家,但他们人都不错,对邻居也好,虽然平时来往不多,但邻居谁家有困难找到他家头上,都不含糊!”第 页

  25日上午,董长青的家已经解除了戒严,虽然满院都堆着苞米,整个家却显得空荡荡的。东屋的窗台上还摆着孩子的字典,暖气上晾的衣服也没来得及收起来。

  西院就是董长青的二儿子董波的家,两家的房子一高一矮靠在那里。14时30分,董波一个人躺在家里的炕上抽着闷烟。“我要是在家就没事了……”事发当天,董波在家里呆着也闹心,就到村邻家里去打麻将,案发之后才闻讯回来,他也因此而一遍遍地责备自己。

  董波的妻子回了娘家,这个年他是和父母等人一起过的。平时董刚和董权有一点小矛盾,而董波在的时候,总是能适时调和,董刚也很听话,一家人都相安无事。董波的母亲是正月十二的生日,家里人已经开始筹备她的60大寿了,可是这次意外的变故彻底拆散了这个家。

  在董波的眼里,三弟董刚是一个本分的“孩子”。董家的人都很能干,从前的董刚也不例外,惟一不同的是,董刚平时更“活泛”,穿得也很体面,有时候还买点六合彩,但是从来不参与大的赌博。大哥董权曾经因为干活的事情说过董刚,从那以后,董刚与家人就有些疏远了,他宁肯自己出去干力工活,也不和董权一起去收废品。虽然董波已经成家单过,可是董刚还是最听他的话。

  董波坐在炕上,眼睛无神地盯着面前的烟雾,却始终没有掉一滴眼泪。“正月初七走了7口人,我现在连话都不想说了。掉眼泪也没有用,还有我这个儿子给老人送终。”董波一直想不明白,看见亲人挨打,自己的心里都会难受,而董刚不过和董权有点口角,竟然会下狠心害死全家人。

  “大白天的,他一个人在家里连杀了6口人,咋能没人看见呢?”案件侦破后,董刚如何做得如此隐蔽成了大家最为关心的话题,因为在彼此走动频繁的农村,即使小偷小摸都很难做到无人知晓,何况是在大白天发生的连杀6人的大案。

  “要是我不去借二齿子,可能到现在都没人发现这事!”赵立臣说,从地理位置上看,董家住在村子的边缘,房屋前后宽阔的空地隔断了他和邻居的联系,另外,因为一家人平时只顾着闷头干活,很少和他人来往,致使他们与村民逐渐失去了联系,即使是赵立臣这样的老邻居,如果没事也很少到董家串门,这也是导致大案发生的重要原因。

  赵立臣感叹地说:“要是平时我们多走动走动,没事也上他家去串串们,没准能赶上这事,那样的话,就算有事也不可能这么大。”

  董家的惨案引起了整个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位研究犯罪心理学多年的老刑警队长分析说,董家虽然并不贫穷,但是只给董波娶了媳妇,没有为董刚花那几万块钱,导致董刚心里极不平衡,产生了怨恨的心理。随着年龄的增大,这种怨恨渐渐积聚得越来越深。

  董刚只有小学文化,平时又有些游手好闲,不但是他至今独身的一个原因,也造成了他自身素质的不高,所以出现怨恨心理时,自己不能正确地调节,更多地憋在心里,使得他和家人渐渐疏远,又找不到宣泄的途径,只能通过玩乐或者喝酒来释放自己,事实上这样做只会使他更加压抑,最终产生了报复家人的心理。正月初七的喝酒和争吵是这幕悲剧的导火索,但是归根到底还是长期压抑的心理扭曲造成的。第 页

  2月24日下午,长春市农安县合隆镇朱园子村传出凄厉的呼救声,村民赵立臣到董老汉家借农具时,发现屋里到处都是血,董老汉夫妇、其大儿子、大女儿、小女儿和一名外孙女,共六人被杀死在屋里。